在仁怀做酒42年,他说还有“一个前半生的遗憾”没有了却
2021/8/26 11:33:00
来源: 黔酒股份




文|云酒团队(ID:YJTT2016)


题记:走进酱酒之“心”仁怀,方能对酱酒产业有更加清晰和深刻的认知。

为深度调研酱酒行业,日前,云酒传媒内容中心、市场中心和创意中心,从北京、成都、西安、贵阳、烟台等地集结到仁怀,用8天时间走进协会和酒企,深入沟通企业家,探察产业趋势,形成时长超过30小时的音视频资料和十余万字手记。酱酒之心仁怀行专栏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内容,就是以本次产区调研为基础来呈现。





对于黔酒股份董事长张方利而言,进入酒业即使偶然,却也颇有缘分。从体制内到体制外,两度创业的他经历过风波浮沉,却也在42年的酒业生涯中,见证了仁怀白酒产业的发展。在与云酒头条(微信号:云酒头条)的交流中,他讲述了自己在酒业创业的历程和心得。



“我1979年开始接触酒行业,到现在已经42年了,可以说亲眼见证了整个仁怀白酒的发展。”


1979年,17岁的张方利接过了爷爷的班,到仁怀县鲁班区食品站工作,那是他与酒的第一次接触。



▲张方利


起初,张方利并不喜欢酒,甚至在核算酒厂库存的时候,因为长时间闻酒,在库房里酣睡了一个下午。张方利回忆道,那时的自己怎么也想不到,此后的人生里,会与酒会有如此多的交集。


“原来的仁怀没有那么多酒厂,改革开放后才发生了变化,尤其在1985年以后,很多国有企业开始开办酒厂。仁怀的陶瓷厂、农具厂、茅坝食品站,以及鲁班的供销社、食品站等,都成立了酒厂,食品站的酒厂建成最早,大概在1958年。”


虽然那时候鲁班食品站的主业是收购生猪,副业才是做酒,但从那时候起,张方利与酒之间的接触已经越来越多,从原来的收购、保管基酒以及安排包装,到自己开始参与到制酒的工作当中去。


改革开放之后,计划经济逐渐淡出历史,食品站也在市场经济的洪流中渐行渐远,员工们的生活如同走进黄昏,夕阳的余晖映照在每一个人身上,懒洋洋地没有多少干劲。


1986年,在贵阳财经学校学成归来的张方利,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摇头。迫于无奈,他带着一批老同事决心走出体制,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。


创业伊始,张方利并没有想做酒生意,仍以农副产品为主。几经浮沉,农副产品生意虽然没有亏钱,但也没有挣钱,他自己也被怀南酒厂聘为会计。“上天总爱跟人开玩笑,我(那时)不愿意与酒产生纠葛,可自己每一个重要人生节点的选择上,最后都与酒相关。”


彼时,仁怀有三个板块——鲁班、中枢、茅台,在地理上,像一个三角形,鲁班在仁怀南部,又称怀南。张方利介绍,怀南酒厂属于仁怀供销社,专门酿造酱香型白酒,由于那个年代做酱酒的酒厂很少,所以那时候的怀南酒厂在当地名望颇高。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会计的工作与张方利性格的冲突越来越大,他终于还是再次萌生了创业的想法。与第一次创业不同,这一次他决心“只能成功不能失败”。


“人家失败了还有个家,但那一次,我把鲁班镇上的祖宅抵押给银行贷了8万块钱,要是失败了,可就无家可归了。”说这话时,张方利显得云淡风轻,就像翻起了曾经的日记本阅读一般,但谁能想象,那时候一个快30岁的年轻人,把自己祖宅都抵押的无奈。


好在因为有多年体制内工作的经验,使得他在管理工作方面得心应手。1998年,他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“乡巴佬”却遭驳回,理由是“乡巴佬”有歧视农民之嫌。他可能怎么也想不到,这一次注册被驳回,竟会为自己此后一场长达4年的商标保卫战埋下隐患。




▲张方利与云酒团队合影


由于“乡巴佬”注册不下来,张方利只能注册“乡巴”和“黔巴佬”,但这两个商标也是在后来的三四年时间里才获准通过。


此后,在张方利团队的努力下,“乡巴佬”在云南、安徽、贵州等地渐渐形成了自己的消费群体,在贵州市场上也成为了一个较为知名的品牌。


2004年12月份的一个晚上,张方利接到一个电话,是之前他在鲁班工作的朋友打来的,电话中让他近期注意一个与他有关的商标官司。


起初,张方利还以为是自己下面的人弄了与茅台酒厂相关联名称的产品,但随后他了解到,员工们都知道自己向来最恨打名酒擦边球这种事,绝对不敢做这样的产品。


一头雾水的张方利来到相关部门后才得知,前来和他对峙的是一家四川企业,他们2004年注册了“乡巴佬”商标,并指出张方利涉嫌侵权。此时张方利才知道“乡巴佬”这个商标已经可以注册了。


在调解过程中,张方利有意想要收回这个商标,准备出二三十万将该商标收购,对方也表示自己会将这个想法反馈给公司。


第二年成都春糖期间再次相遇,张方利提出了以50万元收回商标的想法,这在当时已经远高于市场行情。“当时的市场,一个商标收购不会超过20万,而我出50万,也是为了体现自己的诚意。”




没曾想,再一次让步,却让对方看到了商机,对方要求张方利出450万元,而且每年还要支付50万元的商标使用费用,此外还需要把自己国内做得最好的四个市场让给对方。


对方的贪婪刺激了张方利,“就是一万块也不会再给他们了”。


张方利找了最好的律师,了解到了自己“乡巴佬”商标使用在前,张方利的“乡巴佬”在市场上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。由于对方是2003年10月才注册的,有恶意抢注的嫌疑,于是张方利搜集了乡巴佬在央视和各地方电视台做广告的证据,以及在市场上的销售情况,将对方告上法院。历时三年,2008年12月,“乡巴佬”商标终于回到张方利手中


但商标纠纷背后的市场争夺,却远未停止。对方在2005年至2010期间,拿着乡巴佬的注册证,在张方利的“乡巴佬”核心市场云南、安徽、北京、广东、湖南等地接连状告张方利侵权,虽然期间的官司都赢了,但“乡巴佬”品牌却因此元气大伤。







2012年,在万兴贵(现任贵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、贵州黔酒营销有限公司董事长)的建议下,他将整合后的乡巴佬酒业更名为黔酒酒业。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,这一次他把相关商标都注册了,总共300多个。


随着万兴贵的加入,张方利也开始慢慢转战幕后,为黔酒股份把控产品质量。张方利透露,现在“乡巴佬”的商标仍由他持有。“我心里有个情怀,虽然现在黔酒股份和黔酒一号品牌很成功,但是他还是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够把‘乡巴佬’重新推上市场,也算是了却自己前半生的一个遗憾。”